灯书

主全职,魔道和盗笔√
周江,王喻,晓薛,黑花不拆不逆,其余随意√
辣鸡文手,会一点画画和唱歌√
懒癌晚期,考试前弧长√

什么?平安京尬舞团出来了?

*ooc 莫名其妙的脑洞

*微阎判 酒茨 狗跳

*文笔差 阅读愉快

红叶最近有些不太高兴,为什么呢?因为最近的斗技老是输,斗技输就输吧,结界也输。

看着自家的小姑娘每次都可怜兮兮的回来,蹲在树下一个人拿根木棍画圈圈。

红叶有些不忍,过去抱住了她,还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
青瓷抬头,泪水朦胧地看着红叶,阴阳师的帽子歪向一边,狩衣也皱皱巴巴的。

“呜…红叶姐姐。”青瓷扑到红叶的怀里,哭的一抽一抽的“我…我还是太弱了,斗技也输,结界也输…”

红叶抱住了她,不禁又狠狠的咒了一句“一碰到樱花妖就没好事。”这几次斗技和结界,无一例外都有樱花妖,红叶的死亡之舞刚跳过,樱花妖又一个舞奶了回去。

下一秒,要不就是姑姑,要不就是小黑,反正一回合下来,除了红叶和莹草全都死光了!死光了!

然后就是没火+沉迷输出,红叶差点气的吐出一口老血“吾儿叛逆伤透吾心。”

红叶觉得,自己作为寮里的主力君,最近心口有点疼。

莹草天天沉迷输出,回寮觉就急匆匆的迎上来,妖狐不好好突突整天骚扰跳妹,鬼使黑白两兄弟每天无意间发狗粮,哎哎哎鬼使白你对你哥干嘛呢!这下弄得,实习的黑白童子也跟着一起不学好,上梁不正下梁歪。

最可恶的还数那个桃花妖,红叶只要一想起桃花妖向青瓷问什么时候才能把樱花妖带来时,青瓷可怜巴巴快要哭出来的样子,就觉得胸闷气短。

感觉好像快要被气活了/微笑

不过,青瓷是个好阿妈,自家的崽想要什么她都会去满足,这不整天在阴阳寮里乞讨,终于是把樱花妖大小姐请来了。

当然,红叶是十分不屑的。

为什么呢?红叶说,才不是什么看到樱花妖一来小姑娘就扑过去,还不停说,“樱花小姐姐你好漂亮”这样的话嫉妒的呢 。

当然,樱花妖是不会得到重用的,这点红叶很清楚,因为,毕竟樱花妖的奶力不是最强的,而小姑娘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给樱花妖肝好御魂。

这点从红叶身上五星御魂就能看出来了,青瓷的非气使她一个六星御魂都打不到。

所以,樱花妖的作用也只剩下欣赏了吧,红叶这样想着。

然而,红叶没想到的是,樱花妖的地位,远远比她想象的要高。



在一月一次的赏月节上。

糯米做成的白团子上淋上了糖浆,撒上了松花粉。其中不乏有掺了樱花酒和抹茶粉的彩色团子,放在樱木做的小桌子上,显得白净又可爱。

红叶捧着茶杯,轻轻吹了一口气,抿了一口。真是赏景的好时间,红叶看着一旁打打闹闹的一群人,笑着想。

等到快结束的时候,喝的有些醉醺醺的桃花妖突然冒出一句“樱⋯你跳舞这么好看⋯不,不如跳一段吧。”樱花妖放下茶杯,温柔地笑着看向了一旁坐在红叶身边的青瓷“那,阿妈希不希望我跳呢?”樱花妖问到,嗓音温和,让人不禁沉溺于其中。

青瓷显然十分高兴,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这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,当然,如何她忽略了她身边某个散发着黑气的人。

红叶的表情有些僵硬,但她还是很好的控制住了。青瓷发现身旁的红叶不大对劲,悄悄戳了戳红叶的一角“红…红叶姐姐,你没事吧?”红叶看着她略有胆怯的眼神,无奈的笑了笑“没事小姑娘,不过…”红叶话音一转“小姑娘,你想不想看我跳舞呢?”青瓷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,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一样“好啊好啊!红叶姐姐跳舞,一定很好看的吧。”

红叶点了点头,去换上了另一身衣服。呵呵呵…樱花妖是吗?看我不碾压你。此时的红叶身边又出现了蜜汁黑气。

然后,场面就变成了,红叶和樱花妖在台上斗舞,孟婆拉不住山兔,使得山兔也跑了上去,一时间,群魔乱舞。

红叶跳的是死亡之舞,分分钟能要你的命的那种,樱花妖跳的是治疗之舞,分分钟能把你奶回来的那种,山兔跳的则是兔子舞,能分分钟能让你被拉到奔溃的那种。

反正…很可怕,这是青瓷对这三位大佬尬舞的评价。

这时隔壁寮的青行灯也跟过来凑热闹,看到红叶她们在斗舞之后冒出来一句“你们既然都会跳舞,而且功能各不相同,为什么不组个舞团呢?”

红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对啊,我们为什么不租个舞团呢?

青行灯大约没想到,自己,造就了一个黑恶势力的诞生。


后来,平安京继大江山鬼王与他的副手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,阎魔竟然喜欢冷面小下属和,操控风之力的大妖怪竟然与僵尸浸入爱河,之后的第四大消息。

新黑恶势力的诞生,相传,这个组织全由女子组成,领头人是个女鬼,姿色美艳的不可方物,但却心狠手辣。

这个组织之中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人物,她性格温和,招数也是柔和的治疗,但如果再配上这个组织的另一个人,这个招数就显得可怕起来,因为另一个人,是拉条的,只需坐在山蛙上便能掌管全局。

她们的主要战术是,由大头目放大招耗他们一半的血量,然后由拉条的在把大头目拉回来,把血线压到最后一点,然后二头目进行治疗,把濒死的人再拉回一半的血量,然后大头目再方大,拉条的再拉,二头目再治疗……

真是让人生不如死,欲哭无泪。

因为她们都善于跳舞。

所以,平安京的大众们又称她们为…


平安京尬舞团。



小剧场:

红叶知道自己被形容成心狠手辣的女子后,很不满,指着樱花妖说到“你知不知道,这个女人才是最可怕的…她的复苏,竟然是在我们行动的时候,给自己回血!是不是特别可恶!”

山兔在一旁愤愤不平到“什么叫拉条的!我一个幸运套环让你哭着回去找妈妈!”

对于这一切,樱花妖只想说:呵呵。


深夜书店


白嫖那么久,教个学费x

*腿个山东卷周江

*作家周x书店老板江 江微迷弟设

*人设属于蓝叔 ooc 属于我 文笔差

现在是凌晨,即使是晚上也依旧灯火通明的城市在此时也已经变得寂静无声,华灯早已悄悄熄灭,偶尔从个别窗口透出的点点橙光,也显得飘忽不定,像是快要燃尽似的。

在这个城市的小小一角里,有着一家书店,透着唯一明亮的暖黄灯光。

江波涛轻轻走到一位来看书人的身后,为她披上了一床毯子。“即使是大学生,这样也未必太辛苦了啊。”江波涛自言自语道,顺带着摘下了她的眼镜,放在一旁的眼镜盒里。

一旁的客人感受到了动静,向江波涛投去温和的一笑,江波涛自然也回了他一个。

一切都是如此安静。

看书的人轻轻翻动着书页,怕吵醒其他睡着的人,已睡着的人身上无一例外都披着毯子,轻轻的呼吸声在这样寂静的场所里到也不显得嘈杂。

江波涛靠在书架旁的沙发上,真皮的特有的冰凉而柔软的质感使江波涛不自觉的往里面缩了缩。

怪不得,很多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看着书就睡着了呢,江波涛打着哈欠这样想。“果然很舒服。”江波涛小声地呢喃了一句。然后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眼眶“这个时间,应该不会有人来了吧。”江波涛抬头看了一眼对面挂着的时钟,时针指向“2”。

江波涛又四处看了一回,确定没有违反制度的存在,才决定犒劳一下自己疲劳过度的双眼。
双眼已经开始打架了呢。江波涛想着,阖上了双眼,这样小息一时也不错呢。

当然,如果没有那声因开门而响起的轻微声响的话。

江波涛没阖上多久的眼又睁开来了,尽管被打扰到休息,但是江波涛并不生气,既然做了这个二十四时书店,那就要担起责任。

江波涛揉了揉刚刚窝在沙发里弄乱了的头发,打了个哈欠向门口走去。

“客人喜欢看什么类型的书?”江波涛看着站在门口的人,向以往一样问了一声客套的问候。

站在门口的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稍长的黑色碎发扫过脸颊,天蓝的瞳孔闪着无措的光,直直地盯着面前的青年。

一时间,双方都没有说话,过了一会,周泽楷才拎起手中的笔记本电脑,在江波涛眼前晃了晃。

“嗯,是来赶稿子的吗?”江波涛轻笑出声,问了一句。

“嗯。”周泽楷答应了一声,没有再说话,然后他就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头的青年把自己领到一旁的桌子上,然后帮他把椅子拉开。

“坐这吧。”江波涛转了头向站在一旁的青年笑着说。“注意哦,声音不要太大,毕竟有人在睡觉呢。”江波涛俏皮地眨了眨眼,然后他就看到对面像大型犬一样的人悄悄红了耳尖,脸上也浮起淡淡的红晕。

真是可爱,江波涛暗自想着,看着坐在椅子上,认认真真码着字的青年,不由得心情好了起来,也因此勾起了嘴角。

周泽楷是属于那种一旦开始做事情就会很认真的那种类型,所以当江波涛把一杯咖啡放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也没有发觉,直到江波涛把咖啡推到他面前的时候,周泽楷才反应过来。

“谢谢。”周泽楷盯着咖啡,又看着笑着的江波涛,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只好先道了声谢。“嗯哼,不用谢哦。”江波涛看着一直没有动作的周泽楷“不尝尝吗?凉了就不好喝了。”周泽楷这才反应过来,捧起杯子抿了一口,很香,不像超市里面的速溶咖啡“好喝。”周泽楷的这番话让江波涛笑的更高兴了“是吧,这是我自己磨的呢。”

“话说,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。”江波涛顿了顿“我叫江波涛,你呢?”周泽楷愣了一下,然后才说“周泽楷。”

江波涛听到这个名字,眼睛忽的就亮了起来“是写《五十英尺下的光年》的那个周泽楷?”纵然周泽楷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情况,再遇到一次也还是不知怎么应付,只好害羞地点头。

江波涛见他承认了,更加兴奋了。“你的书我都有买来看过,最近在网络上连载的我也一直在追,不过我觉得这里的剧情需要修改。”周泽楷听着江波涛的建议,隐隐约约记得在哪看到过。

“你是?江?”周泽楷打断了江波涛不绝的意见,小心地问了一句。

江波涛有些愣神,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“原来你看见了啊。”像是想到什么,又补充了一句“我,可以像在微博上一样叫你小周吗?”周泽楷没有回答,只是自顾自的拿出手机,呆毛一翘一翘的,看起来很是开心。果然是不愿意啊,江波涛暗自揣测。然后周泽楷点开了他最近更新的连载,翻到了被顶上首条的热评。

江·波涛汹涌:
这次的更新也很棒呢!有更多隐藏消息可以挖掘,但是我觉得有地方可以修改…

周泽楷点进他的主页,然后点了小小的关注键。

江波涛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,现在他都内心只能用满屏的弹幕来形容了。

我的男神关注我了!!!

周泽楷做完一切以后,准头盯着江波涛,然后绽放出一个笑脸,呆毛竖着,眼睛亮亮的,像只大型犬一样。江波涛觉得自己的心脏中了一箭。

江波涛:这里有神仙杀人怎么办?在线等,特别急。


第二天。

周泽楷和江波涛的微博几乎要被刷炸掉了,不仅是因为周泽楷大大关注了人,而且周泽楷还发了一条微博。

周泽楷V:
江(´∀`)σ@江·波涛汹涌[书店门口]jpg.

评论区也都炸了。

我喜欢的cp发糖了?!!!!

周江大法好啊!周江大旗我来抗!

这,这口官糖,我吞了。/捂心口吐血

⋯⋯

江波涛看着店里明显增多了一倍的人头,只想扶额。小周啊,你这一发我可怎么把店开下去啊。

“咚咚。”江波涛身边的玻璃被人敲响,江波涛回头看向外面,青年高挑的身材穿着一身卡其色的风衣,围着一条灰色的围巾。黑色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,只留下天蓝色的眸子眨呀眨的,看起来无辜极了。黑色碎发松松的垂在脖子两侧,扫的皮肤微微有些发红。

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这样“全副武装”深深叹了口气,连忙从后门出去。

“小周。”江波涛把周泽楷拉到一边,语气之中有着几分责备“你是公众人物啊,不知道要好好武装一下吗?万一被认出来怎么办。”然后顺手把衣服上的帽子给周泽楷套上。周泽楷可怜兮兮的看着江波涛,呆毛也无力的耷拉下来“江…”

江波涛承认,看到这样的周泽楷,自己就完全没了脾气,谁叫自己是个颜控呢。嗯,不过还真没想到,小周本人这么好看呢。江波涛想,一时间愣了神。直到江波涛被周泽楷推了下才回过神来。

“小周,你等一下哦。”江波涛笑着对周泽楷说,然后转身进店拿了两个纸袋出来。“小周,给你。”江波涛想了想又补上一句“我特制的甜甜圈哦。”

周泽楷看着把巧克力脆皮吃到脸上的江波涛,伏下身把巧克力舔掉。

嗯。

周泽楷看着脸颊慢慢泛起红色的江波涛,勾起嘴角。

巧克力甜的。

江也是。

——————
嗯,大概就是,小周刚开始写文章的时候小江就是忠实粉丝这样的,两人在微博上一直有互动,要不然怎么可能会有周江cp这样的呢,反正就像是两个人互相暗恋然后不知道对方是谁这样的。

虽然它并没有什么逻辑。












荷包蛋

给自家鸟红邪教刷一波!
ooc文笔渣 注意!
以及红叶姐姐她就是世界的天使qwq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红叶喜欢吃荷包蛋。

要那种七分熟,煎的金黄,但咬下去又白白嫩嫩,而且是溏心的才好。

姑获鸟为此学了好久。

姑获鸟记得,第一次煎好鸡蛋以后,红叶被吓着了,因为她实在没有语言来形容这个还能勉强称为鸡蛋的东西。

姑获鸟看着红叶愣了好久,然后拿出手机,拍了一张照。然后发送给了桃花。

“小医生,这个吃了有毒吗?”姑获鸟看到红叶发了这么一句。

然后姑获鸟默默拿起碟子,倒了。

红叶看着姑获鸟的动作,又楞了一会,才站起身来“那个…姑姑,我,我不是故意的啊。”红叶微微嘟嘴,面带愧色。

姑获鸟本就没生气,见到她一脸的愧疚反而笑了“我没怪你啊,但是,你要是觉得不好吃,可以跟我说啊。”姑获鸟顿了顿“这样我会觉得你不信任我呢。”

红叶抬起头,眼眶泛红,搭上如血般的眸子更显妩媚,她把头埋在姑获鸟的怀里,然后传出闷闷的一声“嗯。”

后来,姑获鸟的手艺进步了。

红叶看着面前的荷包蛋,有些开心地拿筷子一直戳着。

姑获鸟坐在她的对面,紧张地看着红叶一直戳着荷包蛋“红叶⋯?”姑获鸟小心地问了一句“怎么了吗?不太满意?”

红叶这才从戳荷包蛋的循环中醒来“不⋯”红叶笑着,笑的眉眼弯弯“没想到姑姑为了我,一直在练习呢。”

姑获鸟这才长舒一口气,看着对面的人儿正吃的开心,不由得也带上了几分笑意“只要,红叶开心便值得了。”

再后来,姑获鸟终于能煎出符合红叶心意的荷包蛋。

姑获鸟最喜欢的,就是在红叶吃完之后,为她擦去沾在嘴角上的碎屑。


再后来啊…

红叶删光了所有关于姑获鸟的微博,清空了所有姑获鸟的照片,仿佛那些与姑获鸟曾朝夕相处的过往都不存在一样。

当姑获鸟拉着行李箱,站在曾经她与红叶的家的时候。

回忆如潮水一般涌来,任凭姑获鸟如何不愿忆起,它依旧如走马灯般回放着。

似乎在告诫着姑获鸟违背了誓言一样。

终于,画面定格在几天前,姑获鸟与红叶大吵了一架的那天晚上。

是因为什么而吵起来的呢?姑获鸟问着自己。
哦,好像是因为晴明的原因。姑获鸟默默地想着。

红叶从高中时就喜欢晴明,可惜对方从来没有回应过红叶的感情。

尽管红叶知道,这是场无疾而终的感情,但是红叶依旧为这份感情,甘愿付出所以。

哪怕,是姑获鸟。

回忆戛然而止。

姑获鸟看着坐在沙发的红叶,低声叹了口气。
“红叶…你照顾好自己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别这么晚回家,女孩子有危险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⋯⋯

嘱咐完了,姑获鸟也没什么话再说了,她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个她曾经最爱的人。

拉着箱子,转身离去。



晚餐的时候,红叶给自己煎了一个鸡蛋。

七分熟,煎的金黄,咬下去白白嫩嫩,溏心…
咬下去的同时,红叶的眼泪就砸了下来。

为什么呢?

哦,原来是没了那个给她擦嘴角的人了。



#三易#
我曾经有过一个喜欢的人。

然后。

她死了。

逍遥星河这么说着,两行清泪落下。

逍遥星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越来越关注易相逢,莫名纠结,莫名缠绕在一起,错综复杂的感情。

要说是什么感情,逍遥星河也说不出来,或许是友情,抑或许是爱情。

但“爱情”这个词或许离她们太过于遥远而迷茫。

于是她们只能傻傻的,用自己的方式去爱着对方。

比如,给她买爱吃的芝麻饼。

比如,为她而死。

悲极,莫过于心死。

现在的逍遥星河是彻彻底底的体会到了心死的感受。

她为了易相逢,终身不嫁,只因要守着她的墓。

人们总说,魔修是穷凶恶极之人,逍遥星河总是淡淡的反驳“我认识的魔修,是个天真的似孩子一样的人,她爱吃芝麻饼,会像孩子一样对我笑,会保护我。”

“但是我没保护好她。”


逍遥星河早已不是天真的小姑娘了,她早就在易相逢死的时候杀了自己了。

那个无用的,软弱的,一无是处的自己。

她要代替着易相逢,继续活下去。

替她看这个世界。

“唉,下一世,我来护你怎样?”

“有很多很多芝麻饼哦。”

“易相逢…我爱你。”



叶神生日快乐!

有幸在我最好的年纪,遇见最好的你。
你是荣耀的传说。
荣耀的光辉,最终会为你加冕。